文学家 孙勇 官方网站

+收藏:http://sunyong.orgcc.com
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艺术资讯 正文内容
云横鸿沟汉何在
2011-03-13    浏览(1147)    作者:孙勇    来源:文学家 孙勇 官方网站

大气、恢弘,这是鸿沟给我的第一印象。

我来到鸿沟的时候,正值隆冬,广武山上,一片土黄,要不是荥阳人如今栽种的松柏女桢,黄土山上,根本就找不到生命的律动。虽有阳光,冷风复吹,加之历史的汉霸在此血光,更增加了几分寒意。

当我站在霸王城,向对面的汉王城眺望的时候,脑子里竟突然产生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想法,这个想法,使我陷入了历史与现实的尴尬境地,甚至于推翻了历史的真实。这个想法,在我的心中愈演愈烈,高潮迭起,竟然否定了汉霸对峙的许多战争细节。现举一例,以泄一家之言。

史说,项羽为了诱降刘邦,在霸王城支起一口大锅,柴燃水沸后,向着对面的汉王城勰和,项羽说,刘邦,你看见这口锅了没有,你看见锅里滚烫的白开水了没有,如果你不放下手中的武器,如果你还不归降我楚,我就把你爹按进锅里,煮了老家伙,并且把熬出的骨髓汤给你端过去,你信不信。刘邦本来就是个无懒,你想啊,在一次与项羽的战斗中,他自己为了逃命,嫌马车跑的慢,竟把一双儿女一脚踹下马车,逃命而去,他怎么会因一个爹的性命而葬送了邦的火红事业。于是,邦就回应羽,说你要下得了手你就把咱爹煮了,咱俩是嗑过头的兄弟,我爹也是你爹,你连爹都敢杀你还是人不是,你要下得了手你就杀,与我刘邦无关。刘邦的无懒象复活,项羽无奈,只好打消了沸水煮活人的念头,去想别的招数。在没有看到鸿沟之前,这个史书上有记栽的事实,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。那为什么我在鸿沟旁边大发感慨呢!我说出几个数字,大家可以论证。鸿沟深200米,两岸口宽800米,别说站在鸿沟边上喊话,就是今天拿着高音喇叭,如果不是顺风,也难听到对方说的是什么,更何况两千年前的秦末。假如说那天真个就是顺风,刘邦听见了项羽诱降的喊话,那逆风回话的刘邦的声音,无论如何也传不到项羽的耳朵里。这个真儿是不是应该叫,我很无奈,难解的尴尬中,我又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儿。于是,一支毒箭从鸿沟的上空拽着风声,直奔汉王,箭中汉王命处,邦为了掩盖实情,对项羽说,你的箭法不懒呀,命中率高得很哩,把我的脚指头都给切掉了。项羽听后,恨得牙痒。史说那一箭正中刘邦要害,疼痛难忍中眼前一黑,就要倒地,但刘邦心中还十分清醒,只要他一倒地,兵士们就会慌乱无着,后果不堪设想,项羽正等着这个机会过河作枪哩!于是,邦强打精神,且仰面放声大笑,见军心稳定,方进帐疗伤。项羽能否听见刘邦的大笑暂切不说,问题是那支箭,800米的飞行,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概念。当然,这不排除项刘找个近距离的地方对话。

如果是这样的话,上述两个历史事实也都说得过去,那么,还有两个例子,我认为是说不通的。一个是项伯得知项羽趁刘邦兵弱准备攻打刘邦的军事机密后,舍不下有救命之恩的恩人张良,于是深夜造访汉王城,且因项伯的告密,张良不但逃过一灾,刘邦自然也因项伯的告密,赢得了做皇帝的机会。问题是两军对峙,军事要地不但防守十分严密,加之楚方战前进入一级战备状态,进出阵营都要过慎的时刻,项伯何以如此从容出楚进汉?二是刘邦赴鸿门宴,在得知“项庄舞剑,意在沛公”后,借“小解”而逃跑。我觉得这个“逃跑”更加的不可思议,在当时,“鸿门宴”应该是楚汉双方最重要的“国家”大事,我想楚方军队对“鸿门宴”的布防也应该是“一级”的,刘邦带着张良等偷偷跑掉了,项羽再怎么不智慧,也不至于如此愚钝,更何况身为楚霸王。当然,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,只要用脑子,总是有的,有句俗话,说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做不到的。但我在鸿沟旁确实想到了这些,不吐不快而已。

其实,鸿沟在当年是有水的,这要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,当时的魏惠王为了疏通河运,利用荣阳广武山里这条与黄河相连的夹皮沟,人工挖掘出一条途径潘安故里至魏都汴梁,最终抵达淮河的一条水上运输通道。运河上的繁忙景象和壮观的河水流向,我辈已无法用语言绣之,但从现在的鸿沟气象,也能让人深刻地体会到当年的波澜壮阔。

通过数码相机,眺望鸿沟与黄河的接口,那裹携着黄土高原泥沙的一河黄水向东流去,我仿佛看到,从现在的鸿沟当年的运河上,一艘艘木制的帆船,栽着战备物资或栽着冷兵器,在运河上穿梭,两船相向擦肩而过的一刹那,各船的兵士都会紧张得怒目圆睁、攥紧标枪。这种景象,广武山见证,广武山上的古枣树,也应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离开鸿沟的时候,阳光很好,旅游大巴下山坡时,把天空中的一朵白云落进了鸿沟,一车的游客竟然默默无闻,各自想着心事,好象遥远的汉朝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……

标签:鸿沟
分享:
上一篇:潘安的美与丑
下一篇:雨打周庄
发表给力评论,说两句!  共有 0 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