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家 孙勇 官方网站

+收藏:http://sunyong.orgcc.com
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艺术资讯 正文内容
这一桌战友
2011-03-13    浏览(1547)    作者:孙勇    来源:文学家 孙勇 官方网站

战友孙学中结婚,选择了一个好去处。说它是一个好去处,不光是他豪华的基础设施,最主要的是,它建在碧沙港公园的绿地上。

我到的有些晚了,如果是开会的话,晚了也就晚了,晚得轻松晚得无牵无挂,甚至可以说,晚的开心极了。还记得前几年我做办公室主任的时候,会连会会挨会,甚至一天竟开了六个会,会会时间都不短,六个会议结束后,我胸口堵的难受。随后的几天里,一听说开会我就恶心,这是条件反射,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。再后来,每每开会,我总是晚去几分钟,恶心的感觉就好多了。

战友结婚,我去晚了,我并没有想到结婚的战友会有想法,都是“江湖上混出来的人”,不会怪罪的。但让一桌的战友等我,我心中很是不安起来。我不是故意晚到的,只是另一个战友家办白事,也是这天,况且这个战友是老家农村的。走郑开大道虽然像走高速一样迅速,但毕竟离郑州有七十多公里的路程咧!还未从白事场地出发,就有几个参加孙学中婚礼的战友打电话催行,首先是郭建志连着打了几个电话,而后是陈功、刘东明等,说婚礼仪式已经结束了,大家都开吃了,你在哪儿咧,快点吧。我的时间有些吃紧,我拉上李新柱、李耀先、晏士强三个战友,在郑开大道上跑成“汗血宝马”。我不停的加油门儿、换挡位,我目不转睛、心无旁物,可事情就这么巧合,有雾,雾很深厚,且这天总觉得有太多的行人、三轮车横行大道,这给我本来就焦急着忙的心火上,又浇了一桶汽油。还好,从郑开大道直接上了金水路,下了金水路再上建设路,嵩山路向左一拐弯,百余米路东就到了“皇家花园”。

说起皇家花园,还有几句话要说。陈义初在郑州市当市长的时候,搞了一次拆墙透绿的民心工程,皇家花园,就在应拆之列。可是,就有这样的所谓“钉子户”,皇家花园最终毫发未损,且至今光彩。民传,中央首长王光英可能是保护伞。“皇家花园”几个字是王光英题的,民传也就不为过了,说实话,这几个字写的还算凑合。拆墙透绿工程,给百姓带来了很大的实惠,同时,一个城市的风采,也显示于地球村上了。陈义初任郑州市市长时,给郑州市及郑州市的老百姓办了一些实实在在的事儿,老百姓都很怀念这位“办实事儿”的市长。

当服务员一把推开一个房间的大门时,我惊呆了,一张庞大的桌子周围,二十多个战友基本都站了起来,二十多个战友参差不齐地打着招呼,说孙勇,还记得我不,说孙勇哥可是好久都没有见面了还那么苗条呀。我说记得记得,咋能忘咧咋能忘咧,我说社会主义就我还算坚持的好咧,我说你看看你咧肚子,都资本主义了真是太腐败了。那场面,给人以温暖。不只是一个招呼而已,而是多年不见后的第一个招呼,是那样的亲近、那样的炽热、那样的温润、那样的深刻。我更加的局促不安起来,眼睛里含着高兴的泪水,笑容里充满了歉意和感动,我毫不犹豫地伸出右手,热情地和战友情真意切地握手、问好,你别认为这是某位首长的作派,他怎么会有这样被情感融化的场面咧。说明一点,我是以来晚者的身份、歉意的心情出现的。说真格的,有十多个战友面熟却叫不上名字,比如说张云,这个小帅哥曾经给我打过电话,今天见面我仍没有叫上他的名字。所以,在作自我介绍时,我动情地说我哥说过一句话,说亲情是走出来的,战友情也得走动啊,不走动都生份了。还有几个战友根本就面生得不知是何许人。等我按顺时针和每一个战友握手、问好后,现在中牟县政法委任职的战友范志强就把我往主座上推,我这才发现,“第一、二把椅子”是空着的。因为按身份证上的年龄,王林最长,我拉着王林一起坐在了主座位上。

王林是谦虚的,我不依不挠,这才双双入座。入座后又是一个不小的惊讶,直径在两米左右的餐桌上,空空无菜。后来才晓得,那是在等我们乡几个来的晚的战友咧。不料,王林和我都不喝酒,不喝酒在宴席上是没有发言权的,恰在这时,范志强提议“老大”说两句,也就是所谓的祝酒辞,我小声和王林商量后说,我口拙,还是让范志强代替吧。

 和王林闲聊才知道,王林小我一岁,我很无奈,“老大”这个词汇,我就当仁不让了。

说实话,当兵走时我已二十岁,当年,在填写年龄时,小写了两岁,而实际年龄,在战友中间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。

应付了主要场面后,这才发现坐在我右首的战友看我的眼神有些局促,实话实说,我是一点印象也没有,我尽量把声音调整到温软如水的柔和,这位战友还是紧张得有些手足无措,说我叫某某,是刁家乡的。菜上来后,他一次又一次地给我夹菜,看着他朴实生份的表现,我内心掀起一阵阵情感的热浪。这样不行,得知道人家叫啥名字,就转回头和王林商量,说要不每个人都自我介绍一下,也就免得“你贵姓”的尴尬了。当我把这个建议说出来时,个别战友不以为然,说都认识还介绍啥咧,可是让他给大家一一介绍时,他却贩了个软蛋。三杯酒过后,从我开始,逆时针方向自我介绍起来,当然,得有个规矩,常言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嘛!谁作自我介绍谁先喝一口酒,到晏士强那里时,范志强建议一口喝下杯中酒,很有意思,一桌战友一致通过。大家也都很自觉,边打趣儿边介绍,很是开心和热闹。期间,我发现个别已参加工作的战友,在自我介绍时,还是有些紧张,看样子是参加会议少的缘故。让我始料不及的是,几个务农的战友说到自己种地时面露难色,这个是我考虑不周,让他们难堪了。其中一个战友现在又想不起叫啥名字来了,他没有说种地,而是说在农村搞农业研究,这就很轻松也很幽默咧。最让我想不到的是,陈功和刘东明两位。陈功是搞婚庆司仪的,刘东明是陈功的同行,孙学中的婚礼,陈功是司仪、刘东明是录像。这两位在作自我介绍时,同样表现出或多或少的不顺畅。我没有看见过他俩主持婚礼时的表现,也许面对多年未见的战友,他们也有些生份了。

期间,孙学中和新娘子来敬酒,初始,孙学中欲到我和王林这里来的,可走到半道,又回到了门口宋宗红几个战友那里。我是搞文字工作的,尤其是文学,细节上的变化我是很在意的。说实话,由于多种原因,我和战友、同学、亲朋联系的越来越少了,加之众多的不应该,我几乎是“退出江湖”了,虽然在应付各种场面时我有些吃力,但战友中的“老大地位”,我是想跑都跑不掉了,身上身外的一切需要时我都可以谦让出去,只有这个“老大”,就是死了,我是也让不出去了。为这事儿,我甚至有些苦恼。到李新柱自我介绍时,孙学中和新娘子第二次到这个房间来了,我和王林同时想把两位新人让到主座位上,可已经有战友在拿椅子,并摆放到了提前走的马胜玉坐过的位置,此时,已经该刘东明自我介绍,我和王林都有意让这个活动暂停,但刘东明已经开始,主持这个活动的范志强也没有阻拦,孙学中接了一个电话,就和新娘子走出了房间。

三杯酒过后,我一看时间,一点十九分了,当然,我手机上的时间快了5分钟。单位两点钟要用车,我不得不提前走。走出房间后我电话把范志强叫出来,范志强执意让我和大家打个招呼再走。我是个不善张扬的人,范志强不依,我来到座位上,打断战友们兴奋的家常话,说明原因,说喝一点酒权当歉意,大部分战友劝我不要喝,说开车还是别喝了,越是这样,我越是不好意思,回敬大家说搭一下嘴唇吧,随后抿了一小口酒,抱拳施礼后,告别了战友们。

事后细想,宴席间,我应该主动重点介绍一下刚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范志强(中牟县政法委)、郭建志(郑州市环保局)、刘中卫(郑州市东经济开发区委员会)、马胜玉(郑州市教育局)几个战友的,应该委婉地把他们所处的工作岗位介绍给大家,以后有事可有目标的联系一下。再一点是应该把孙学中夫妇让到主座位上,让孙学中介绍一下新娘子的一些情况,等等。

 我还未到单位,王彦民打电话,说到大房间找我。我突然觉得,没有看见朱国弘、白文革、耿培涛等。下午朱国弘也打来电话,说没有见我咋回事。经了解,原来,部分战友和孟海军处长一样,被安排到了其他房间了。

标签:战友
分享:
上一篇:潘安的美与丑
下一篇:雨打周庄
发表给力评论,说两句!  共有 0 条评论